• <xmp id="u6wsi"><nav id="u6wsi"></nav>
  • <menu id="u6wsi"><menu id="u6wsi"></menu></menu>
  • 出租車買交強險接連遭拒?不符“強制保險”規定

    • 發表于: 2021-07-30 10:50:10 來源:北京商報

    給出租車買交強險卻接連遭拒?幾番溝通下,卻被告知去別家投保?近日,新換了一輛車的湖北某地的哥王明(化名)高興之余,卻遇到了一件“糟心事”。當他興沖沖去保險公司買交強險時,得到的答案卻是“不保出租車了”。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王明被拒保并非孤例,這一段時間來,多地出現了營運貨車、特種車輛、摩托車投保交強險遭遇拒保的情況。為何保險公司開門做生意,對送到面前的買賣卻置之不理?監管條例明文規定交強險不得拒保,為何有公司卻鋌而走險、明知故犯?

    的哥:誰來保我的出租車

    “我去年就是在這家公司投的保,今年換了輛車,還想繼續投,客服卻告訴我,他們這段時間不接出租車交強險的單子。”王明說,這家險企甚至讓他去本市另一家“競爭對手”險企投保出租車交強險。

    為了驗證王明的話,北京商報記者扮作出租車司機致電該險企分支機構。當記者提出想為出租車投保交強險時,也遇到了和王明一樣的情況。

    “我們不是砍掉了交強險業務,而是這段時間不保出租車,這是上面的規定。”該公司客服表示,“你要急著給出租車上險的話,可以去××公司那邊,他們能接出租車保險的單子”。

    而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被拒保交強險的不單是出租車。

    “如果這些沒法保的話,我們這幾十輛車等于全都要報廢掉了。”在福州工作的混凝土攪拌車出租和二手買賣行業從業者陳平(化名)近日對多家保險公司進行了投訴,理由便是對方拒絕承保攪拌車交強險。陳平表示:“交警打電話讓我們去年檢,但是交強險沒保的話,我們年檢不了。我們去找了幾家保險公司,都說不保,之前保的公司現在說上面沒有政策,保不了。”

    王明與陳平的經歷只是多地車輛遭拒保的冰山一角。此前,太保財險、人保財險、華農財險等均因拒保交強險被銀保監會“點名”,如太保財險平陰支公司被曝拒絕承??蛻糇孕敦涇嚈C動車交強險,而華農財險連云港中心支公司還拒絕承保摩托車交強險。

    律師:不符“強制保險”規定

    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十條,投保人在投保時應當選擇從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被選擇的保險公司不得拒絕或者拖延承保。

    對于相關條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解讀稱:“強制保險有兩方面意思,一是要求投保人強制投保,二是要求保險公司強制性承保。如果保險公司認為投保車輛事故過多,可以增加保險費,但是不能拒絕承保,這個沒有什么可商議的。如果允許保險公司拒保,那就不是強制保險,而變成了商業性責任保險了。”

    另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表示,保險公司拒絕或者拖延承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的,由國務院保險監督管理機構責令改正,處5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限制業務范圍、責令停止接受新業務或者吊銷經營保險業務許可證。

    利劍高懸,監管部門對拒保行為也是頻出重拳。如太保財險平陰支公司因拒保自卸貨車機動車交強險被罰20萬元;華農財險連云港中心支公司因拒絕承保摩托車交強險被罰6萬元。

    “山東地區產生的行業性問題引起各保險公司重視并迅速進行整改,當前該事項整個行業均已整改完成。”中國太保方面回應北京商報記者道。而華農財險則表示,已經按照監管要求整改并向監管報告,將持續做好承保服務工作。此外,公司還建立了標準化操作手冊及作業規則。

    公司回應:賠不起了

    一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全國擁有公路營運汽車1171.54萬輛。那么,面對如此龐大的營運車市場,為何部分保險公司選擇“拱手讓出”?

    “之前承保的100多輛出租車交強險賠付率太高,上報上層機構后,就告訴我們這段時間不要承保交強險了。”拒保王明出租車的險企客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賠太多的話我們也承擔不起,這業務越做越虧,我們是真的沒有辦法,不然也不會把顧客向別的險企那里推。”

    的確,賠付率居高不下是險企拒絕承保營運車交強險的主要原因。北京某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透露,以北京為例,私家車出險率在14%-16%之間,然而如網約車、自卸貨車這類營運車輛的出險率約在20%-30%。

    “而南方地區承保交強險出險率一般高于北方,部分地區賠付率甚至可能達到300%以上。”該負責人表示。另有機構調查發現,大部分地區的出租車賠付率達到了80%-90%,有的甚至超過了100%。

    對于這一現象,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分析稱,南方營運車輛出險高于北方,背后原因可能是我國南方地形地貌更為復雜,人口相對稠密,路況條件更為復雜等。同時,交強險的人傷賠償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密切相關,南方經濟水平總體上高于北方,也會導致案均賠款高于北方。

    而對于為何營運車出險率高于私家車,上述車險負責人解釋稱,其原因較為復雜,最主要的是營運車上路更加頻繁,駕駛人員容易疲勞駕駛,發生交通事故的風險更大。同時,部分公司缺乏事故數據,從而難以定價也是部分險企拒保營運車交強險的重要原因之一。

    “投保難”何解

    向前一步,營運車賠付率高,若險企規模不夠大,可能會導致賠付難以承擔;而后退一步,拒絕承保營運車交強險,又可能涉及違規。面對這種“進退兩難”的窘境,該何解?

    南方某險企車險負責人提議稱,險企或許可以通過提升保費或者用再保險將風險分出的方式解決這些矛盾。

    “去年車險改革時,雖然分地區設計了交強險費率浮動系數,但是南北方差異的主要是下浮系數,上浮系數是相同的,保險公司不能私自改變。因此對于事故發生率高的地區的保險機構仍然會形成較大的經營壓力。”對于費用的調整,李文中如是指出。

    同時李文中還指出,分保理論上的確可以減輕保險公司的賠付壓力,但是再保險是完全商業化運營的,對于高賠付的交強險,再保險公司可以拒絕接受。當然,如果保險公司將交強險與其分優質保險業務打包分保,再保險公司也可能會接受。但是,原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一般是共命運的,想完全讓再保險人替原保險公司承擔虧損是不現實的。

    另有保險公司人士呼吁,要改變這種現狀,靠險企,尤其是規模較小的中小險企單打獨斗是很難的,需要整個行業性質以及監管層面的發力。

    對此說法,李文中表示認同。“對于大保險公司而言,可以通過不同地區業務之間的相互調節實現總體保持不嚴重虧損,但是對于一些小保險公司,特別是一些南方的區域性保險公司就難以通過這個辦法來消化虧損,壓力更大。”李文中認為,下一輪交強險費率調整時,需要考慮這種情況的解決方案,當前來說沒有好的辦法。

    除此之外,對于定價數據缺乏的問題,有業內人士提議,可以將車輛風險相關數據向保險公司充分披露,客觀衡量車輛風險,有效拉開費率的差距。同時加強對特種車風險定價的研究,加強對于車險動態定價的研究。(記者 陳婷婷 周菡怡)

    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